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

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


(转编自果壳网物种日历)


新西兰可不止有一群一群温顺的绵阳、友好的当地居民、连绵不绝的雪山、溪流纵横的雨林、,复杂多变的地貌以及被南太平洋环绕隔绝的地理位置,使新西兰成为鸟类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除了呆萌羸弱的几维鸟,啄羊鹦鹉也是这个小岛国复杂鸟类中的一种。


啄羊鹦鹉(Nestor notabilis)是一种大型鹦鹉,咋看之下并不起眼,它体长在40-50厘米之间,体背覆盖着橄榄绿色的羽毛,头部和腹面则是灰色,有着长而弯曲的喙。啄羊鹦鹉橄榄绿色的翅膀底下,有着橘红色的艳丽羽毛,眼周和喙上部的蜡膜也是明亮的黄色。


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


啄羊鹦鹉常年生活在气温低、纬度高、食物有限的地区,它的食性很杂,除了植物的花、果、叶之外,还吃昆虫、其它鸟类的幼鸟,是少数进食肉类的鹦鹉。它们会用自己长而弯曲的喙将一些穴居海鸟的雏鸟从洞穴中叼出来吃掉,甚至还会攻击绵羊,它们锐利又强健的喙能够啄开羊背,啄食脂肉,“啄羊鹦鹉”一名就是这么来的。


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

为避免引起不适,啄羊图片打了马赛克


为了适应险恶的环境,它们的学习能力、好奇心和协作力超过了鹦鹉目中的其他所有种类。它们对人类没有什么戒心,大胆的它们会飞到人类的居所附近活动、玩乐、觅食,啄食破坏自行车胎、汽车胎、鞋垫、门窗密封条等柔软的橡胶制品,也会蹲守在家畜的屠宰场附近,吃人类丢弃不要的肉类,还会相互协作,打开沉重的垃圾箱盖子翻找食物。


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

一群啄羊鹦鹉正在“拜访”一座民居


由于幼鸟孵化出来是通常是冬天,这是一年中食物最匮乏的时节,所以亲鸟会想尽一切方法觅食育雏,即使是雪地里的动物尸体或垃圾箱里开始变质的食品,对此时的它们而言也是难能可贵的美餐。作为机会主义者,啄羊鹦鹉还会将嘴和爪子配合使用,拉开窗栓溜进人类家中,偷窃面包、黄油、吃剩的快餐等高卡路里食品,甚至被人目睹在滑雪场的小木屋里喝酒。


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

汽车也不能免受其难


因为好奇的特点,啄羊鹦鹉时不时能被当地居民和游客一睹风姿,但事实上,它们的野生种群数量非常少,数量仅在1000-5000之间。各个世界物种保护和研究组织都将它列入了“极危”名单。


有人疑惑,啄羊鹦鹉这么聪明,又有强大的战斗力和适应能力,为什么还会数量如此之少呢?


罪魁祸首正是我们人类。


啄羊鹦鹉曾有过一个漂亮的表亲,名叫诺福克岛卡卡(Nestor productus),17世纪,欧洲人来到诺福克岛,将诺福克岛卡卡当做美食和宠物,无休止的捕猎使它们种群数量急遽下降。1851年,最后一只诺福克岛卡卡死于伦敦,自此,诺福克岛卡卡宣告灭绝。


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

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的诺福克岛卡卡标本


啄羊鹦鹉原本数量也比现在多得多,它们曾踏足过新西兰的北岛,但因为少数啄羊鹦鹉破坏人类栽培的作物、攻击人类牧放的牛羊,历史上的新西兰政府号召牧场主将其扑杀,并推出了赏金猎杀计划。它们其实并不直接啄食绵羊,而是通过追赶扑啄将胆小的绵羊赶至悬崖边,羊群在慌乱中相互挤踏,失足落下悬崖丧命后,才会成为它们真正的大餐。但“啄羊”这一恶名使得许多人对其产生偏见,据统计,自1860年到1970年,超过15万只啄羊鹦鹉死于人类之手。


现在,虽然啄羊鹦鹉的保育工作一直在进行,但人类活动仍在继续给它们带来影响:部分牧场主为保护自己利益还在杀鸟、作为宠物引进新西兰的猫已经威胁到当地多种原生动物的生存,生活垃圾中的毒素被啄羊鹦鹉误食……


它们的消失,或许才是新西兰人最不愿意看到的。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西兰怀卡托理工学院):啄羊鹦鹉 | 吃活羊、逮兔子的新西兰鹦鹉